Skip to content

不做而做

February 9, 2018

女儿早在三年级就跳班。其实她没跳班,只是她第一次正式上学上PA-Cyber(网络学校)的时候,课程太浅对他太容易了,所以就一年里把两年的功课、测验都做完。之前,她没有上过任何一间学校。

对,我女儿在九岁之前好像没上学。当然,这样做是犯法的,若不上学,在美国,父母或有关人士被捉到是要坐牢的,这不是开玩笑。所以在别人眼里,她是上“家教”(home school),
但在我的眼里,她只是整天呆在家里玩,不是唱歌,就是跳舞玩游戏。

很多家长,每每孩子到四、五岁的时候,就会关心孩子的教育。其实不只是关心啊,简直就是一桩很烦恼的大事。生长在新加坡的我,早就知道新加坡父母这一桩带孩子的烦恼,但看了赵薇( Vicki Zhao又导又演)的“虎妈猫爸”,才明了这种烦恼和操心,超越了我的理解。戏里的虎妈简直就像在夸张,但当朋友的解释和报子的报道之后,才知道现实上为孩子出种种的妙计,更夸张的也有。为孩子(就算仅仅只有一个)考试,整个家庭很多是要做种种的牺牲、委屈。比如孩子考试期间,不能看韩剧啊,或者不能买最最好的食品庆祝一下啊,因为这样会引诱考试的那个人,或令他分心。

想起来,当我小的时候,哪有这样啊?家里人,连我有没有考试,根本就不知道。就算是我’O’ level或 ‘A’ level也照样叫我为大人ran errand or buy food.或者照样大声的打麻将,或看电视。

说回我 这个唯一的小 女儿,她到现在还没有上过一般的学校,还是在 网络学校上课。她 网络班上,她最小。虽然我从来都没有看到她准备考试,或埋头读书的日子,但每一个课她都顶呱呱。所以老师有一次就问她;

“Would you like to share with the class how you study, so they can benefit?”

这一下,她可楞了。她跟她妈妈说:“我什么也没做,更没有什么study 或  study technique, 跟大伙儿share.”

我的阿嬷从未对我有太高的期望。所以我中学的成绩也就马马虎虎。我也不应该指望我的女儿太多。 因此,如果她拿到一个D或一个C,我就会很“偷笑”了。更何况,她什么事都很专一、很用心的原故,所以达到“不做而做的后果”,我就根本不用操心。跟Tiger Mom比,我的福报实在是太大了。

Advertisements

From → Education

Leave a Comment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